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人间多苦难,从此,爱恨不再谈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写作经验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翻飞而逝的2018,我误了星辰,却见了许多尘埃,大多的白昼绚夜,我皆是郁郁寡欢,我不知,不懂,不明白,为何,我的命运就是要如此困境丛生,难跨荆棘?直到,前夜的公司年会。

年会结束,已经快临近午夜十二点,挥别了领导与年龄稍大的同事前辈,我们一行四人,在冷雾弥漫的夜色中,却竟都不觉冷,对望了几眼,而后,径直走向离我们几米远的烧烤店。屁股刚落座,还没等老板开口,便道:“两件纯生。”

点这两件啤酒的男同事,是w先生。他上个月月底,离婚了,结婚不到三年,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都很吃惊,因为平日里,感觉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很甜蜜,也很是恩爱,他的前妻叫他,总是“哥哥,哥哥。”而他,也很是宠爱小娇妻,她一年不工作,他不仅要养她,还要养她的妈妈,每个月工资一发,根本就所剩无几,他待她那么好。

虽离婚了,而他,对着我们每天也嬉笑打闹,似乎,离婚,并没有惊扰到他的余生,我曾对他说“难受就难受,别强颜欢笑。”他却直视着我的眼睛,平静地答“你看我这样子像是难受吗?只是有一点点不习惯而已。”说完,还递给我一个玩世不恭的微笑。

我差点就信了,要不是,那晚推杯换盏后,看到了他发红的双眼,听到了他哽咽的声音。

他差不多醉了,一杯接一杯“相约七夕 共享健康”多学科联合会诊相约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 群策群力攻克脑病,只说“到底哪里对不起她?到底哪里比不上他?”虽然他的家里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中产阶级,且又是家中独子,是被父母长辈放在心尖上疼爱长大的人,从没吃过苦,却愿意日日夜夜辛苦工作,为的,就是能养活她和她的妈妈。结婚纪念日,她的生日,他从没忘记,总是会记得给她惊喜,她周口癫痫医院哪家最好中意的香奈儿的口红色号,她喜欢的天梭手表,他都买。他语声喃喃“我到底哪里还做得不好?”

他没有不好,在“丈夫”的这个角色上,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可,爱从不由人,怨不得她,只是恐怕,他的余生,将始终与悲伤共生共存。

W先生离婚了,受伤了,难过了。我们,不知如何安慰,也都沉默了。而他身旁的L君,则是一拍他的肩膀,笑着道“真羡慕你,还有婚可离,不像我,连能正眼看我一眼的女的都没有。”L君举杯与W先生猛烈一碰,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L君的压力我们都知道,年近三十,却还没有对象。他长得不丑,相反,浓眉大眼,还颇有几分丰神俊朗,人也勤快,肯拼肯干。至今没有女朋友,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他背后的家庭。

他有一双双胞胎妹妹,今年刚好十岁,他的父母年迈,且常年在家务农,因为收入微薄,所以两个妹妹读书的缴用,日常的生活用度,全靠他。几乎可以说,他的两个妹妹,是他养活大的,他自己特别节约勤俭,可以一年不添新衣新裤,手机旧得不能再旧,也不舍得换,却见不得两个妹妹羡慕他人。

他可以为了她们“挥金如土”,Ipai,一买买两个,衣服,一买买几套,零食,什么良品铺子,什么三只松鼠,丛不吝啬。他疼爱她们至极,他总说“我的父母没什么本事,我也没有,她们能得到的,本就寥寥可数,我若是再委屈了她们,就真的是什么本事也没有了。&rdqu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最好?o;他还说“我是她们结婚以前的唯一依靠,如果不能接受我照顾她们的女人,不要也罢。”

这世上,除了父母以外,还有一种血脉至亲,是手足,人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换,手足不能断。L君的手足,他不忍抛弃,不能忘却。

还有一女同事,名唤S。二十八岁,和这座城里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有老有小,每月那一点薄薄的工资,都给了银行。可她的妈妈,年过五十,却妄图天降横财,一朝致富。去年被她的老同学忽悠做了美琳凯,投进去好几万,做了两月不到,钱打了水漂。今年,又被小姨子忽悠,进了权健,权健今年可谓“名声大噪”。害了一个四岁小女孩,更毁了一个个家。

S小姐的妈妈,脑被权健洗得很彻底,任凭她怎么劝诫,甚至威胁,也口口声声“我是真实的受益者,权健人是我的家人,权健产品可以治疗多种疾病,甚至癌症。”不意外的,她的妈妈,开了个火疗馆,花费合计近六万,重点是,她妈妈并无一分存款,这六万块钱,全是信用卡贷款。

现在,权健老总被刑事拘留,权健事件立案侦查,她妈妈的火疗馆没开到一个月,就被迫关闭。这六万块债务,不可推脱的,又落在了S小姐的肩膀上。她的老公,她的公婆,就算愿意与她一起承担,也免不了三两句抱怨,她在婆家,因为她的妈妈,已没有说话的权利。

她满脸疲惫,一边往杯里倒酒,一边说“我好累,真的好累。”她说“但凡,我妈妈为我想过一点点,我也觉得够了,真的,就够了。”

你养我小,我赡你老,这不仅仅是义务,更是责任。她心疼她妈妈头上的白发,眼角的皱纹,不忍大声苛责,反而轻声安慰“你别急,钱我来还。”

她的妈妈有她心疼,而她单薄肩膀上承受的重量,又有谁,愿意毫无怨言的与她分担,她脆弱心脏上的伤痛,又有谁,愿意给予她慰藉。

那晚,我们都醉了,男的红了眼,女的落了泪,我们,活在这世上,每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酸痛苦楚,你羡慕我,我羡慕他,他又羡慕你。如此轮换着角色,却总是放大了自己痛苦,缩小了别人的痛苦。

其实,老天真的是公平的,他不会让一个人,独享所有的幸福,该有的痛苦,该有的挫折,他早就安排好了,或早或晚,我们都逃不了。

人间本就多苦难,从此,爱恨我不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