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星光鹊渚七夕夜浪漫情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散文随笔

这是一年的七夕夜。天上星星的影子映在河里,使河水和星空一样都闪着粼粼的光,无数的河灯也在河里闪烁着,和星光混在一起,袅袅娜娜的,并不分明――今晚人间的星星是要比天上还多啊!

我站在鹊渚红灯笼照耀着的廊桥上,向前望去,在隐约的红影间隙里,黑白两色的徽式建筑尽头,天空与河水交融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飘满河灯的河面,哪里是撒遍星辰的天空。难怪刘禹锡有诗云:“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呢!一时间,我的脑海里闪过念头。我想:鹊渚的水该是与天河相通吧?满河的河灯飘过去,一到天上就化作了满天的星辰。

在这一片灵幻的光影沉浮里,我走到桥边的台阶上,也像所有的游人一样,趁此夜往河里送去并蒂莲的河灯,却不为求一段情缘――只希望这世间的痴男怨女能少些罢了。记得去年此夜,我在月老祠。那时,写过一首《蝶恋花》:“萍水姻缘人不悟,月老祠前,尽系寒烟树。一片真心都错付,谁能了断相思苦?社燕成双梁上住,袅袅青烟,尤向人寰处。神是无情神不语,世间俯藐痴男女。”不知此时此刻,高高的站在九重天上的牛郎织女,是否也在天间的鹊桥上,同我一样的望着河水?而我能透过河水望见满天的星辰,他们又可否能透过河水,向下看。看到尘寰的鹊渚上,岁岁年年,往来不绝的痴情男女呢?唯有星辰映照着红尘中的万物,看他们秋谢春荣。

而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以为星星是永恒的,不动不灭的存在。直到后来,我渐渐长大成人,才从课本上知道:星星是天体,是恒星,是行星,是星云……它们也是会活动,会消亡的,只是相比之下,速度缓慢罢了。高中的时候学《逍遥游》,我曾天真的想若是庄子知道,会不会在写《南华经》的时候把星星举作例子?那就没有上古的大椿什么事了吧!可是不管怎样,在我们有限的生命里,星辰总是相对静止的。它们见证过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有证据:在属于《艺文类聚》的世界里,李郃指星曰:‘有二使星来向益部。在属于《后汉书》的深夜,杨震曾严肃地说:“天知,地知,我知,子知。”在属于《博物志》的仙凡里:北京效果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计算年月,即此人到天河时。”

我想:这无边的辰星一定也看过鹊渚上的每一段历史吧!我是不很癫痫病都要做哪些检查相信史曲靖市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书的,且不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这种说法,是否正确。单就由写就这一点,就让史书变的不那么可靠了:人是有主观性的。可天上的群星却没有,他们所知道的历史,一定比这古街上的每一位老人知道的更真实。

放了河灯,站在鹊渚边,对着粼粼的波光,我想问:繁星啊,你们可知道吴、楚鹊岸之战的始末?繁星啊,你们可目睹过南北朝的频繁易主?繁星啊,你们可不忍见张献忠攻破三河?繁星啊,你们可心痛太平天国与清军征战时死伤的黎民?可是,繁星只无语,他们是不会说话的。只在千百年间,默默的看着人间走过一个又一个年代,看地上的人,水边的建筑一变再变,永远不知寂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能治好,不知疲倦。

直到今天,我站在鹊渚灯光璀璨的廊桥上,展眼望向天上人间,这两条闪烁着星辰的河流。又看着男男女女,穿红着绿,在这本不是情人节的日子里放下河灯,祈求着属于他们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