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古风微小说梨花醉梨花白梨花醉醉人心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5-6 分类:科幻小说

(上)

那天他来提亲的时候,穿的还是紫色华服,手执一扇,端的是翩翩浊世佳公子,白色的梨花落在扇面上,恰巧,他的扇中也是梨花,他勾唇一笑,不知迷倒了京城多少闺秀少女。

梨花白,梨花醉,醉人心。

那天的他,带着十里聘礼,道了一句“丞相放心,本王必定护若儿一生。”

若儿?我可不记得,我和这个人有什么交情。

那时候,本不该出现的我,骤然出现在了门前,微微抬起的下颚带着无尽的骄傲与说不出的芳华“你说你会护我一生,那你,能给我什么?”

父亲说我胡闹,那是三王爷。

我好像确实是胡闹了。如果我不出现,多好。看不见他的笑,溺不了我的一生。

他笑了,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个笑,以至于到死,我都无法忘怀。

为什么无法忘呢,如果忘了,该多好,我是不是就不会痛苦了,温朔。

温朔啊温朔,你说说,你一笑,怎么就把我的一生都笑进去了呢,是不是那时,你就在笑我痴傻,藏不住心里话。

“我必定予姑娘十里红妆,百里花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永世荣华。”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他穿紫衣,紫衣在他,妖娆如花。

很少有人把男子比准一朵花,但,他确实就像是一朵花,一朵,我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的话。

后来再见,红衣。

他成亲着了七天红衣,甚是喜庆。第八天,封太子的圣旨下来,一身黄色的蟒服代表了尊贵和位份,却始终不是那妖娆如花的公子,也非为我而生的一抹红。

我总觉得,他着紫衣该是最好看的,着紫衣的那个笑,该是最美的。

后来他登基,亦着过一天红裳,在我封后的那天,只是这一次,却不是为我,癫痫怎么治疗为这江山如画,为他心心念念的皇位。

他做到了。

十里红妆,百里花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永世荣华。

他给了我永世荣华,永世。

我却再也没有见过贵阳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好他穿紫裳,代表无上尊荣的黄色取代了我的风流少年,我年少时期的一段梦。

不,我一生的梦。

后来,他其实也穿过红。

不过不是为我,为他后宫里的佳丽三千,至于是为哪一个?那么多,我着实是数不清的。

(下)

我生来厌恶一切紫色的东西,独独紫衣,情有独钟。 可这个情有独钟却甚是怪异,我偏爱紫衣,却从不穿,也不喜欢别人穿,我的衣箱里堆了多少紫衣我自己都数不清,可笑竟然如数都是男子穿的。 好在,我有不让别人穿紫衣的资本。 我是圣上最宠爱的女儿,我一句不喜紫色,朝堂上下的官服都否定了紫色。

我始终认为他穿紫色才是最好看的,而且我怕我万一不慎,认错了人可怎么办,他答应了我穿着紫衣而来,就一湖北效果好的癫痫病医院定会来,骄傲如他,才不会惧怕区区一个公主,他定是会穿着紫衣而来。 举朝上下皆知我受宠,于是向我父皇求亲的数不胜数,举国上下,谁人不知若云公主刁蛮任性?

我前生就是桀骜不驯,要不然也做不出在提亲当日冲到前厅的举动,皇宫近二十年,也没有磨掉我的棱角。可笑他们宁愿娶个祖宗回家供着,也要娶我之后从父皇手中漏出的一点权势。 我还未找到我想要嫁的那个人,父皇就已经决定好了。镇守边关的他,手握四十万大军的他,我都想不明白,父皇要我嫁给他。

到底是要收权,还是固权。 反正我嫁了。 我不能不嫁。 我出嫁的那天,十里红妆,百里花嫁。我嫁给了一个我至今没有见过一面的男子。 我坐在婚房,静静地等着,总是觉得今天的红色分外好看,和往常的不一样。可即将进门的那个人,却非我所愿,非我所想。我本来是想,在父皇之前,找到那个人的,

找到那个身穿紫衣,要来寻我的人的人。可,事与愿违吧。 罢了,罢了。半世荣华,我也不可能白享。 只是我要等的人,我现在惟愿他忘了给我的承诺,别来了,让我抱着希望等一世也好。 只是事情刚好抗癫痫药是卡马西平吗这么巧,巧的我措手不及。

他走过来,

挑起了盖头,我入目的,不是浓烈刺目的红色,是他一身紫衣,手中拿着一把梨花烟雨扇,轻轻捧起了我的脸, 紫衣于他,当真是极美的。就和梦里的一样美。 他轻佻一笑,风流无双“若儿?为夫好看吗?” 若儿,若儿。 从小到大,大多数的人都是叫我若云公主,母妃和父皇亲近些,也只是云儿。

独独他,一句若儿误我前生,迷我今世。 好看,当真是好看,说不出的好看。 紫衣在他,怎么会不好看。 “好看。”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中还是迷糊懵懂的。 他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只是喃喃的道了句“若儿,我来了,没有食言。” 他以为我死了,他以为我喝下了孟婆汤,以为我记不得的。

却不知,他的那一句要我等,我就等了半生,怕我不慎认错,我还不许人穿紫衣。我知道,他要穿紫衣来寻我,定是会的。 等他,此生不来,我定是要等来世,生生世世,直到等到他。等他,几乎成了我的魔障,我的执念。 是了,才华横溢的他,自是当的起大将军之名。 温朔,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