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一个身份卑贱的皇子出生造就唐朝最后一个盛世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剧本要闻

公元810年,即唐宪宗元和五年,是曾经傲视亚洲大陆的大唐帝国,多灾多难到风雨飘摇的一年:淮西河北山东各地藩镇,摁下胡虏起来瓢一般作乱,各地的节度使,不是看热闹就是混日子,唐宪宗焦头烂额,隔三差五就要冲着大臣哀怨一顿:日落西山的大唐,越来越没治了。

就是在这年的12月27日,交织着各种饥荒战乱坏消息的大唐宫廷里,却传来一个静悄悄的喜事:唐宪宗有了他第十三个儿子,但虽说这是个喜事,可这孩子的生母,非但没有尊贵的名分,却还是个比较有问题的女子——叛将李錡家的侍妾,李錡败亡后被抓进宫当侍女,碰巧被色心大起的唐宪宗收了房。可饶是如此,还是个被人歧视的女子。

等着这个儿子出生,且被赐名为李怡,是不是母以子贵,处境稍好点了?随着李怡小朋友一天天长大,身边的嘲笑声音,却是一天比一天响亮,不止因为他的母亲,更因这小朋友,从小就有一样让人忍不住喷饭的风格:笨!

李怡的笨,自幼就谁见着谁惊,天生体弱多病,走路都恨不得喘气,而且脑子也慢,学会说话都比别人晚,且各种话都常说不利索,和他说几句话,不是气的鼻子歪,就是累的直摇头。偏偏一场风波,更叫他笨上加笨:觐见懿安太后的时候,正碰上有人行刺,虽然幸运躲了过去,可满眼凶残场面,当场就叫他吓呆,呆完之后,从此就长期目光发直,说话岂止不利索?简直是连句囫囵话都没法说,彻底傻掉了。

自此以后,傻掉的李怡,就成了皇族子弟嘴里的笑话,谁家宴会取乐,都少不得说他的事来助兴,多年如一日的傻表现,给血雨腥风的大唐皇家生活,不知平添了多少阖家欢乐。

但是,历史却给那些肆意嘲笑的皇族子弟们,开了个巨大的玩笑:正是此时他们嘴里的傻孩子,后来不但奇迹般君临天下,更以十五年呕心沥血,成为大唐天子中,最后一个开创太平盛世的英雄。

如此奇迹,追根溯源,却得先来自他童年时的这一法宝:傻!

在寻常百姓家,一个人的傻,常给别人增添笑料。但在当时的大唐宫廷里,傻,绝对是皇家子弟保平安的最佳护身符,其防护效果,好过最精钢材料打造的盾牌。

要知道那时的大唐,就没多少太平的时候,藩镇一拨拨闹叛乱,朝堂上朋党们拉帮结派互掐,宫廷里太监们勾搭连环把持大权,堂堂大唐天子,有时不但悲惨沦为傀儡,甚至一点事情闹风波,分分钟就被人莫名其妙杀掉,皇族权的关系,更是严重的水深,亲骨肉之间烧脑勾心斗角,一点利益之争就往死了掐。这个好“传统”,唐初其实就差不离,这时更是加强版。

所以在那个年头,投胎到帝王家,固然有富足的生活,却也有可能摊上了最高危的命运。

但在三十多年血雨腥风里,傻乎乎的李怡,却成了最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哪儿的癫痫病医院好特殊的一位,由于他云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很傻,所以争皇位抢利益之类的热门事,排也排不到他,除了平日受点欺负,基本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好事也不落,早早就封了王爷,从童年到成年,基本过着平日被嘲笑的锦衣玉食生活。还算太平安宁。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定这是个傻瓜,首先断定他不简单的,就是他三哥唐穆宗,当年就下了断言:我这个十三弟,将来一定会是我李家值得骄傲的英雄人物。而且他这话绝不是客套,因为说完就实际行动,把玉如意和御马等物件全赐给他,这就是要委以重任的节奏!

如果说唐穆宗这还只是赏识,到了他侄子唐武宗李炎在位时,情况就危险了。这个唐武宗也不是一般人,尤其是武力强悍,之前不服大唐的藩镇,全叫他给收拾服帖,就连安史之乱后一度欺负大唐成习惯的回纥,都叫这唐武宗一发飙就彻底灭没了命。

如此霸道狠人,眼光自然不凡,早觉得这个叔叔有问题,而且发觉了就下狠手。曾经拽着李怡去骑马,然后故意把他弄下马,想叫马踩死他,谁知被踩到吐血,竟还捡了条命。后来又把李怡灌醉了,直接往雪地上扔,心说这总该冻死掉吧。不想冻了六天六夜,活活冻成冰棍,拉回来一顿救,竟还奇迹般救过来。就这么折腾了六年,非但没把李怡折腾死,唐武宗本人倒先死前头了。

但唐武宗这一英年早逝,后果却大雷:宦官马元贽把持大权,可皇帝这个摆设,总得找人摆上,数来数去,还就北京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是李怡这个傻子最合适。真就强行把他捧上帝王。消息传开,整个朝野都炸锅,正当大家看着李怡傻乎乎改名为李忱,呆呆坐上皇位时,好些人连连感慨傻人有傻命,没想到李怡,额,这时该叫李忱,开口就把满朝文武惊掉下巴:谈吐条理有序,件件国事切中要点,哪里是傻瓜,分明就是个成熟稳重的政治强人。

没错,这才是真实的他,三十六年里,他一直扮出傻乎乎的样子,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曾经辉煌,此时却无比苦难的大唐王朝,直到最终坐上龙椅。三十六年的伪装,只为这一刻的爆发。

此情此景也再次证明:成功什么最重要,坚持最重要。哪怕是装傻,只要坚持,也一定会有收获。

而对于唐朝国运来说,装傻成功的李忱上位,成为历史上的唐宣宗,其实才是最大的收获。苦难的晚唐,终于再度有了一个值得骄傲的辉煌年代——大中之治。

登上帝位的唐宣宗,仿佛能量爆发一般,开始施展他惊人的治国才能,只用几招巧妙手段,就把马元贽等太监收拾服帖,牢牢抓住了大权,然后开始放手治国。装傻三十六年的他,早已养成了严谨到刻板的生活方式,十分懂得克制自律,自从登基以后,一直就厉行节俭,吃穿都堪称唐代中期后帝王里的最简朴款,且极少业余爱好,满腔热血全扑在一件事:治国!

而且不单有态度,更是有能力,装傻三十六年的他,看懂了世态炎凉,所以诸如表面文章唱高调之类的做派,想骗别的皇帝容易,骗他却是难。而他的最重要风格就是精细,那是不放过任何细节的精细,全国六品以上的官员,所有人的履历他都整理详尽,且背的滚瓜烂熟,任何一个官员的相关履历,说出名字,他就了解的头头是道。这样精准的拿捏,才有了知己知彼,大唐吏治在他的整顿下,一度焕然一新。

如果同样简朴认真的崇祯,可以有他的精细,那么明朝的悲剧,完全能够避免。

同样强大的,还有大唐的军力,曾经横扫四海的大唐,在他的执政时代,实力再度焕发,内地的藩镇都收拾的服服帖帖,吐蕃更老老实实退出了河湟地区,沦陷百年的河西走廊,在他的手里彻底收复,蓬勃崛起的党项和吐蕃等势力,也遭到他的重拳打击,乖乖匍匐在唐帝国的脚下。曾经人见人打的中晚唐,在这个年代里再度满血崛起。如此风光,也令他有了一个雅号:小太宗。论政绩,确实是山寨版的唐太宗。

但他和唐太宗比,虽说优点上还是有差距,但有一样缺点却类似:教子。在位十三年的他过世后,即位的儿子唐懿宗,河北省儿童母猪疯哪个医院能治疗好却是个沉迷享乐的花花公子,也因此彻底败掉了刚开始恢复元气的大唐。日薄西山的唐王朝,在经过这一次回光返照后,从此彻底回天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