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雪夜散文诗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创意美文
雪夜(散文诗)
   大山里的雪下了三天三夜仍没有停歇,在一个洞口中时不时传出来三个作啼的嗷嗷声,雪还再下一个身影奔出洞中向着矿野飞奔。
   大雪很快遮住它的身影,他的身后;一声声温情的狼嚎弥漫掺进纷飞的雪中,他只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洞口的她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飘着大雪的夜晚。
   他的思绪没有停歇,三天来他的三个儿女没有吃喝,三个嗷嗷作啼的声音渐渐远去,在他的眼前只留下惊恐的眼神和悬挂着心。雪还再下,风越刮越猛时而传出仰天低沉着几声狼嚎漫漫着与风雪慢慢汇融音音有存。
   夜,被震了一惊,”嗷“一声凄厉的一嚎吼,划破这雪夜里的旷谷夜空。鲜血就流在他的左脚下流淌,一个半月圆形的铁夹深深镶嵌钉在了他的肉里血洒一地血红。
   他撕他咬他愤怒他他,他无济于事,他对着这漫天大雪的雪夜怒嚎最终无力挣脱枷锁慢慢倒在这血泊之中也躺在雪地上。只有不肯屈服的双眼就要蹦出他的眼眶,不屈的魂魄,只见他,再度站直身体狂疯般想除去人类带给他的枷锁,然,却是劳而无功。
   大片雪地上斑斑点点,如参差的梅花在盛开。那匹雄性公狼他就倒卧在雪中慢慢被雪覆盖,只有那不肯死去的眼睛大大睁着,它的瞳孔和那个嘴角还再翁动。
  
   夜又深了,好沉好沉,还是那个洞口,三个嗷嗷作啼的声音更为频频,又一个身影飞奔出洞口,就向着这雪夜的旷谷猛冲。
   她在嘶吼、她在痴唤、她在东寻西找、不断嘶吼着她心中愤怒心要怎么治疗癫痫会有较好的效果要冲开这冰雪覆盖的牢笼。
   她还在叫,她还再吼,一个小小的身影被她的嚎叫声所惊吓。
   它不再奔跑,就卧扶在雪地上快速隐藏了四肢,一动不动它的眼睛即刻布上了血红。
  
   何来一阵大风袭击它只觉得,背后一股锥心的疼痛。
   它的身体体好冷好冷,它努力的弓起身想快速度逃跑可是,思想在慢慢朦胧。
   再最后它的眼前出现了它的诸多儿女们,它艰难着喃喃着对着它们说。
   等我等我就会有奶水……奶……水……等……
  
   此时的它不再感觉寒冷也不感觉疼痛,身体好轻好轻那种侵入骨髓的疼痛它早已不在感觉中。
   只有眼睛更为冲满血红,滴滴沁入雪地留下了一柱彩虹。
   那个疾驶的身影一步也没有停下,它西安哪里治癫痫病治得好?被衔着向着雪夜矿谷飞奔。
  
   一个裂起口中的兔儿被她甩掉,它被高高隆起的雪堆绊倒,当它正欲再度前行,她的眼前,她的嘴角起了翁动继而传出来是,撕心裂肺的嘶吼震响了这还再飘着雪的夜空。
   那只被她猎杀的小兔被甩到一边,她的哀嚎凄声,声声震响划破了苍穹。
  
   “嗷……嗷……”
   “这不公平,不公平,起来,起来你起来……起来你不能这样”
   “起来看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任它怎样努力,那个半月形的铁夹子牢牢固在他的身上,丝毫不动,反其而是,越陷越深。
   她疯狂,她怒展,她她她,她只赢来了满嘴的鲜血横流,四肢再没有了力气它只喘息一会再度奋身上冲。
   她撕她咬她拽,鲜血有一次一地一地洒满,那个哀求、那个痴痴微弱的亲唤声让她停下,只有即刻的安宁,一个死兔子被她衔来就放在黄石癫痫病医院排行他的身旁嘴边。
  
   夜真静,万籁与那仅生存的生灵早已被冻的麻木,最后昏昏似死去一般,不露一点生命姿容。
   只有她,这个不死的心灵还再努力……还在努力。
   一切都晚了,一切将要以悲剧结束,结束在这生的永恒与爱的由衷。
  
   她还再思想着努力着,坚持中只是把他的身体轻微扭动,雪地更为殷红。
   “不要,你不要对我这样。快快站起来……站起来,看看我们的孩……\\\'那个话语最后变得是不清不楚字字雪沙在蒙。
  
   她的眼睛慢慢在合在闭身体滑向了他的身边,只感觉身下是侵蚀骨髓的寒冷在撕咬咀嚼着她,她转头想向丈夫望上一眼,只有不瞑目的双眼看向天空。
   那不逝的牵系仍排列在她的眼前,那三只欢蹦乱跳小狼还有那她心仪着,一个白色的尾尖正扫打在她的面颊。
   它的眼前又出现了另一个场幻觉,他们就站在洞口前眼巴巴正等候着,雪夜的朔风不逝爱意的掀动着他们的皮毛。
  
   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还不时掀动着自己,是想把她扶起还是什么,只有这个苍穹知道,知道苍穹。
   雪儿征服了他们,留下他们的躯体使自己晚点涅槃。但,寒冷越发彰显出它的淫威,覆盖了它要想所覆盖的一切。
  
   温馨的梦儿,温馨的梦儿她还在做……她还在做,那种欢景四溢流淌中接上了天空。
  
   又一个灵魂就这样永远睡去,在离此远远处,一个深深的洞穴里,洞口的边缘积聚着,三个瑟瑟与寒风一样发抖的幼小小身影。
  
   就在这只死兔旁,在这雄性狼的身边,又多倒下一个身影,最后它和雪儿一样寒冷。
  
   雪夜,寒冷的空中,飘荡又一种精魂永不逝去的期西安治疗癫痫病哪里最好盼。它还在飘荡,在她的思想中,魂魄里,他、她们的爱一幕幕走过……她还看见正围挤着站在洞口中,等她,盼她,望她,他们还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