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中产阶级要勇于为国接盘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创意美文

前几天,环保部发了一则通报。通报显示,今年入冬以来,北京空气质量明显好转,pm2.5浓度大大降低。蓝天白云不再是奢侈品,成了生活里的常客。

这是一桩好事。然而我在自由呼吸的时候,却不由得牵挂起另外一些人来——不知道,他们现在还过得怎么样?

别误会。我说的他们,并不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欠高端人群。把时间线拉得再长一点,退回一年前。回忆一下,我们曾被华北平原雾霾所支配的恐惧。

2017年1月,一篇公众号文章在北京浓浓的雾霾中横空出世,大肆刷屏。这是一则母亲的心声,也是许多在雾霾中找不着北的市民的心声。文中的母亲兰燕飞,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抛弃北京的事业,北京的人脉,北京的公立幼儿园,北京的工作居住证,全家移居丽江。

文中的母亲深情款款:为了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再何况,她的职业是新媒体,在哪儿都能做,不担心。

丽江、新媒体、说走就走,这些字眼深深戳中了雾霾围城中的中产阶级——何其潇洒,何其优美,何其世外桃源。

“北京空气变好,目前看来还很遥远。可能30年?不一定。50年?那我就太老了。”

她说。

我不知道这位母亲,面对这则环保部的通报时,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另外,2017年的新媒体江河日下,公众号打开率越来越低。据说,91%的自媒体人,今年的月收入都迈不过万元门槛——不知大姐看到这则消息时,心里又是什么感受。

1

丽江的兰燕飞,或许可以考虑去跟杭州的留学生小林谈一谈。

小林的父母做点儿小生意,算是标准中产家庭。高中毕业后,父母决定追随留学热潮,把女儿送去澳洲念书。

留学要花费200多万。小林家虽衣食无忧,拿出这笔钱却还是有点吃力。父母一咬牙,把家里唯一一套房卖了,换了120万,加上一些积蓄,送小林去了澳洲,学金融。

6年后,顶着硕士头衔的小林学成归来,意气风发。可没想到,如今海归供大于求,连藤校海归都要为人打工,更何况是土澳的海归。花了一套房换来的学历,只能从月薪2000的工作干起。

这笔投资亏大了。按照6年前的房价,这120万够杭州两套房的首付了。若那时能贷款在杭州买下两套房,如今光靠收租,哪怕不学无术,月薪也能轻轻松松破万,可不比苦哈哈地读个什么硕士强?

小林还是很有正能量的。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花10年时间,把这200万的投资给赚回来。

这小目标可有点贻笑大方了。亏小林学的还是金融,竟不知道通货膨胀这回事。当年120万卖出的房子,如今怎么也得值个400万了,若癫痫患儿面色青紫原因放十年后,又是什么价格?

天知道。

当然,社会不应该嘲笑小林,国家也不应该忘记小林。没有小林一家这样热爱折腾的中产阶级,我们的经济也不会跟坐了火箭似的,节节攀升。

兰燕飞卖了北京的房产去丽江,小林一家卖了杭州的房产去澳大利亚——等他们回来故地,还要重头干起。这么来来回回鼓捣,既贡献了交易税,又贡献了GDP增长,还满足了他们“逃离到远方”的梦想,皆大欢喜,岂不美哉?

谁都别妄自菲薄——全面小康这军功章,有我们的一份,有你们的一份,也有他们的一份。

2

2015年4月,人民网发表了一篇文章,《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

2015年6月,飞驰了大半年的中国股市,在摸了一下5000点的天花板后,毫无征兆地,迎来了雪崩。

那些怀揣着热钱和希望,紧赶慢赶奔向证券交易所的人们,傻眼了。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大晚,接盘接在了山顶上。

这不是中国股民第一回被耍得团团转了。2007年,“提高居民资产性收入”才刚被写治小儿癫痫的药是德巴金吗进大会报告,没过两天,A股就从6000点的顶,一路跌到了2000点的底,远比这回惨痛得多。

2006年,赵薇也曾尝试涉足股市,入股重庆路桥集团,名列集团十大股东之列。来年的一场暴跌,让赵薇赔到损手烂脚。她也曾经对媒体哭诉:“我炒股不是发了,是哭了,我绝对是个地道的受伤股民。”

2015年,赵薇再战股市,入股阿里影业。后来阿里影业在香港风光上市。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小燕子的身家便涨了十倍。这番战绩,怕是让巴菲特也要汗颜。

这番经历让许多人对股市失去了敬畏之心。他们以为,赵薇不过是个演员,对金融一无所知。这样的人都能在中国股市赚得盆满钵满,那就证明了:中国股票市场和中国电影市场一样简单低级,傻子都能赚大钱。赵薇的癫痫可以吃开浦兰吗实例与媒体的鼓吹,双重煽动下,无数人奋不顾身地扎进了股票池子,做起了一夜暴富的迷梦来。

或许这些人的心态就是,这些年我错过了房价暴涨,错过了网红经济,错过了互联网创业潮,不能再错过这一波股票大牛市了。

可惜股民们没有仔细研究,只知其表,不明其里。赵薇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是因为去亲面拜会过王林,受了大师法力加持的关系——这样的运气,一般人都是不可遇也不可求的。

3

“造化弄人,我他妈都要被玩儿死了。”

说这话的是我一位并不熟识的大哥。按他的叙述,他是在2015年把房子卖了,投身股市,撞得头破血流。这还不算惨,更惨的是,2015年末,房价开始了新一波的飙升,他几个月前卖出去的房,到现在,已经翻番了。

他不信邪。总想着还能在资本市场里头翻盘。但我觉得发财这事,不仅要看个人的奋斗,更要看历史的进程。本届政府给金融定的调子,是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上一个不信这话的人是赵薇,50倍杠杆收购万家文化,非要试试这条高压线带不带电。结果呢?一道闪电劈下来,小燕子夫妇五年内不得再涉足证券市场——这才算领教到了厉害。

现在琢磨着在股市翻盘,瞎想什么呢?

不仅是赵薇,中产阶级也常常吃亏在不听国家的话。

比如兰燕飞这位母亲,她就不信国家治理雾霾的决心和能力。早在2013年,国务院就颁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到2017年,北京的pm2.5要下降25%,达到优良水平。

她忍过了2013年,忍过了2014年,忍过了2015年,甚至忍过了2016年,却在2017年的元月缴械投降了,急匆匆地拖家带口,逃离北京,跑去了丽江。有点儿悲壮,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

她没有预见2017下半年天翻地覆的改变——密集地关闭小作坊,暴风骤雨地清理欠高端群众,紧赶慢赶地上马“煤改气”。2017年是“五年行动”的收官之年,而老大哥说出来的话,自然是要算数的。

毕竟当年的背景市长王安顺曾打趣,首都的空气治理不好,他就“提头来见”。虽然王市长现在已经不是市长了,但这话是上过报纸头条的,白纸黑字——若真办不到,翻出来对证的时候,大家都很尴尬的。

兰燕飞啊兰燕飞,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在2017年的时候,选择逃离北上广呢?为什么定计划前,不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翻出来看看呢?

当然在2017年元月犯傻的不只兰燕飞,还有许许多多一二线城市售楼处前通宵排队的中产阶级。

我亲眼见证了今年元月楼市的火爆。售楼处、房产中介、产权交易中心,只要跟房子挂钩的地方,全都大排长龙,一房难求。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听过领导人在2016年底说的一句话——“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结果到了3月,限购、限售、限贷三板斧砍下来,楼市立即从沸点降到了冰点。拖拖拉拉走了一年,眼见到了年底,又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财政部长马上在党报上发表了文章:房产税,后年见!

赶在2017年初高位接盘的中产,这下全部傻眼了。

和兰燕飞一样,他们真是太过低估国家的决心和能力了。

4

当然,在听国家话的时候,我们最好也先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实力。

比如人民网说4000点是牛市起点的时候,就要先摸着胸口问问自己,股市这么凶险的地方,我要贸然进了,能留个全尸不?

比如卫计委在呼吁大家生二胎的时候,也最好先掏出工资条看看,我的年薪到底过了一百万没有?生下来这孩子,我到底能不能养得起?

中兴的程序员欧建新,事先就没有掂量掂量资本和风险,贸然养了二胎。被公司开除以后,走投无路,唯有从26层纵身一跃——这些教训太惨痛了,我们中产阶级应当时刻铭记在心。

索罗斯说,绝大部分投资都是一场谎言接力游戏。赚钱的关键是在游戏刚开始时候参与其中,并在假象被公众识破前离场。

许多时候,我们会错了国家的意。

把上头发出的呼吁警告,听成了发家致富的钟声号角,总是踩不准鼓点,去抢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结果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所以才有了在2015年炒股,2016年生娃,2017年买房的一系列惨剧,要谨记,要反思。

我的一位中产朋友便不擅于踩节奏——2017年初买房,撞上了高点。年底好不容易交了房,准备装修,却听说因清理欠高端人口,人手紧缺,装修费用起码涨了三成。这可不是自寻烦恼嘛!

既然不擅于踩节奏,那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为好。国家不让我干的,我坚决不干。国家鼓励我干的,我也得先掂量掂量——这才是我们中产的生存之道。

我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总做些白手起家、一夜暴富、阶层跃升的迷梦,真能撞到这种好事,还不如去买福利彩票。

无论哪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总是先拿中产开刀的。越是瞎折腾,刀子来得越锋利。奥巴马上台搞医改,要实现全民保险,第一件事便是给广大的美利坚中产阶级征税加费——平癫痫轻微抽搐吃卡马西平好吗时好吃好喝把诸位给养着,如今遭事了,大家总得拿点儿什么出来吧?

当然了,我非常钦佩那些踩不准节奏,又喜欢冲在前头,身先士卒的中产同胞。股灾之时,他们冲在前头抄底。去库存之时,他们冲在前头买房。老龄化之时,他们又冲在前头生二胎。勇气和魄力都十分令人感动,就像1999年,(前)著名小品演员黄宏在春晚上振聋发聩的一句话:

“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作者:西岛

来源:姜汁满头

编辑:蜀中野人